一女多男np,大乔无惨

2020-06-21 22:38:46 来源:www.yuzhouwx.la 作者:
    位于江南水乡的庐江城(既是庐江郡郡治舒县)三面云山一面城,一城山色
    半城湖,可谓是拥山抱水,怀瑾揣玉。
    正所谓「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周瑜来到庐江城的时候,正是正月十
    五,庐江城内很是热闹,街上满是张灯结彩的人群。
    周瑜对此甚感兴趣,便也做了回围观的群众,到了夜里,手拿着各色彩灯的
    人群越拥越多,而这夜间的「点呈」活动更是美不胜收。
    大排官妓,缕带岚裳,斜倚红楼,在街上灯火的映衬下,光彩夺人,恍如仙
    子下界。
    这些官妓,不仅有本地的,也有秦淮那边的,扬州那边的,真是「诗人老去
    莺莺在,公子归来燕燕忙。」
    「今夜有酒今夜醉,今夜醉在西湖畔,月映波底,灯照堤岸,如花美眷依栏
    杆,歌的歌舞的舞,声声相思为谁诉,步步爱怜为谁踱,蜜意柔情为谁流露,为
    谁流露,朵朵樱唇为谁涂,层层脂粉为谁敷,眉语眼波为谁倾吐,为谁倾吐。」
    飘渺歌声,传自「三十六条花柳巷」,从上、下抱剑营、漆器墙、沙皮巷、
    清河坊、融和坊、荐桥、新街、后市街,到金波桥等两河以至瓦市,每逢夜晚都
    是一路灯火,一路歌声。
    庐江的「烟花业」的兴旺发达,青楼歌馆之多,让周瑜叹为观止,自古以来,
    文人士子,达官贵人,最爱的就是逛逛青楼,放浪形骸,尽情恣纵,多少迁客骚
    人,在青楼留下了一首首经久传唱的情诗?
    东邻美女实名倡,绝代容华无比方。浓纤得中非短长,红素天生谁饰妆。桂
    楼椒阁木兰堂,绣户雕轩文杏梁。
    屈曲屏风绕象床,萎蕤翠帐缀香囊。玉台龙镜洞彻光,金炉沉烟酷烈芳。遥
    闻行佩音锵锵,含娇欲笑出洞房。
    二八三五闺心切,褰帘卷幔迎春节。清歌始发词怨咽,鸣琴一弄心断绝。借
    问哀怨何所为,盛年情多心自悲。
    须臾破颜倏敛态,一悲一喜并相宜。何能见此不注心,惜无媒氏为传音。可
    怜盈盈直千金,谁家君子为藁砧。
    「一春长费买花钱,曰曰醉湖边。玉骢惯识西泠路,骄嘶过,沽酒楼前。红
    杏香中歌舞,绿杨影里秋千。东风十里丽人天,花压鬓云偏。画船载取春归去,
    余情在,湖水湖烟。明曰再携残酒,来陌上花钿。」
    整个庐江城,流露出一种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的奢靡风气,逛逛青楼,哪个
    男人不想?便是洁身自好的清官,也会去逛一逛,除非他不是男人,或者那方面
    不举。
    更何况是周瑜,所谓入乡随俗,见识一下古代的青楼与后来的夜总会有什么
    别,顺便欣赏一下庐江的美女们,也是情有可原,
    不过,有人不乐意了,不乐意的,当然是小乔和大乔,她两个一路跟随着周
    瑜下来,哪想到周瑜会来庐江城,这里人太多,她们也不好动手,想着出了城再
    动手,哪想到周瑜又进了烟花楼。
    烟花楼,顾名思义,这么直白,她两个也不是眼瞎,看得出这里是什么地方,
    等周瑜进去后,只好站外面干瞪眼。
    一想到自己的夫君在那男人手里,大乔便想了个法子,进了个无人的小巷,
    出来时,已经是两个俊俏少年,一个穿白衣,一个穿青衣,白衣那个摇着折扇,
    青衣那个咬着片树叶,走到烟花楼前,顿时让楼上楼下招呼客人的女子们眼前一
    亮,
    和那些俗人相比,这两个公子雅洁出尘,不染人间烟火气,让这些心比天高,
    命比纸薄的女子们一个个芳心直跳,小鹿乱撞。
    大乔和小乔走进去,记院的妈妈见了,扭着腰肢走过来,「哟,两位公子,
    新来的,想要什么样的姑娘,我们这儿都有,便是二位想要那天上的仙女,我们
    也能给你弄来,包你满意!」
    脂粉味扑鼻,大乔皱着眉头,她自幼爱洁,喜好清净干净,这烟花之地,味
    道太浓了。
    小乔略带厌恶地看了一眼满身胭粉气息的老鸨,大声大气道,「刚刚这里走
    进来一位紫衣华服,头戴金冠的公子,和我们是朋友,他在哪里?」
    「啊,原来就是两位啊,那公子说了,若是有他朋友来,这烟花楼的所有姑
    娘,都听他朋友使唤,姑娘们,快下来接客了,今天一定要把这两位公子服侍好
    了。」老鸨闻言眼睛一亮,呼和一声。
    「哎……」楼上楼下,莺莺燕燕,一群女子涌出来,把大乔和小乔围在中央,
    胆大的女子,已经开始上下其手,这么俊的年轻公子,下手迟了,可就被人抢走
    了。
    大乔和小乔料不到会有如此一幕,被一群女子围着,狼狈不已,又不好在这
    些女子面前显露法术,竟然是被这些女的抬进了房间里。
    老鸨得意洋洋的走上二楼,进了个房间,房间内,圆桌旁,坐着一男一女,
    老鸨扭着细腰,走到男子身边,「公子,那两个女的,我已经替你打发了,公子
    就安心陪着小兰吧?」
    能在烟尘之地混的,没点眼力怎么成,老鸨一眼就看出那两个年轻公子是女
    扮男装的,这种追着家里男人出来的,她见得多了。
    周瑜笑了笑,抬手递给老鸨一根金条,「你可以出去了!」
    接过金条,老鸨脸上笑容更灿烂了,「好嘞,小兰,好好服侍公子!」
    扭着腰,老鸨掂着金条,笑呵呵走了出去,顺便把屋门带上。
    屋子里,周瑜看着眼前的女子,喝着酒,眼中却露出回忆之色。
    小兰坐在那里,对这个出手阔绰又大方的紫色华服的公子好奇不已,见他喝
    酒,她便添酒。
    周瑜看着这个叫做小兰的女子,算不上天香,也称不得国色,可是,那张脸,
    太像一个人了,一个叫做馨兰的女子。
    那真的是一个很可惜的女子,周瑜轻轻叹息,馨兰的死,始终是埋在他心底
    的一个遗憾。
    一朝风雨,满地残红。湿了花香,几许悲凉,奈何世间无常。
    周瑜从不是一个专情的男人,他的心,就像狼一样,向往着自由,他的情,
    也自由着,不会被束缚。

>>>>本文《大乔无惨》全文在线阅读<<<<